当前位置:金沙澳门总站官网 > 金沙澳门总站官网 > 正文

湖南高速踩雷安信信托,牵出中民投债务黑洞的冰山一角
时间:2021-01-04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曾被业界称为中国版“大摩”的民营航母中民投,如同泰坦尼克号一样,缓缓沉入大海。

最近金融圈发生了一件大事,首例信托刚兑承诺被判无效。

2020年12月25日,湖南省高院的一份判决书显示,湖南高速集团财务公司二审败诉,其与安信信托签署的抽屉协议,系违规刚性兑付行为,应属无效。安信不需要强制兑付,湖南高速的4个亿则血本无归。

这起信托纠纷,源起2018年9月,安信信托发行了一个叫“安信安赢42号”的房地产信托产品,湖南高速认购了4个亿,可自打去年开始,这个产品就陆续爆雷。

安信信托没能履行协议,向湖南高速支付相应款项,于是被湖南高速告上了法庭。

爆雷之后,换成其他人肯定认栽,结果湖南高速拿出一份,他俩私下签的抽屉协议。就是约定出事了,安信信托回购,这属于刚性兑付的约定。

可经过两轮拉锯,法院最后还是判了湖南高速败诉,私下的抽屉协议无效。

结果一出,金融圈沸腾了。这个判决意味深长,证明法院不认台面下这些偷鸡摸狗的协议,管理层将坚决打破信托刚性兑付。

仔细研究安信这个产品,就会发现湖南高速的4个亿只是冰山一角。

这个信托基金规模有240个亿。而这笔钱,已经全部逾期了,因为都被安信投向了上海董家渡金融城项目45%的股权。

而这正是中民投曾经最为耀眼的一个项目。

割爱董家渡

2014年,中民投成立不久,便花了250亿元拍下上海滩的董家渡地块,成交楼板价3.54万元/平方米,成为了当时上海的新一代地王。

中民投筹建之初,董文标就靠着董家渡这个项目,说服了大量股东,称项目能“三年回本”。

可楼还没建成,2018年开始,董文标就四处打听买家,试图把董家渡剩余的50%多股权卖出去。

几经协调下,2019年2月,中民投以121亿元的对价把董家渡剩余股权卖给了绿地。

接近中民投人士曾告诉媒体,董家渡地块前后找了30多个买家,平安、金茂、九龙仓等都有接触,最后有实力又有意愿的有加拿大养老基金、恒基等三家。最终接盘的绿地的价格并不是最高的,但胜在资金到账最快。

当时的安信可就哭了,这相当于手头的股权价值直接腰斩啊。到期卖不掉,这东西价值还下降一半,安信连续期兑付都没办法操作了。

果不其然,去年安信的这个产品爆雷,湖南高速被拉下水也是意料之中了。

或许董文标曾经有那么一刻,想象着自己站在董家渡地块上拔地而起的高楼里,俯瞰黄浦江的景色,但这终究还是没能实现。

这次这么着急割爱明星项目,也撕开了中民投债务危机的遮羞布。

债务渡劫

中民投是首家国务院领导签字批准的民营投资公司,所以中民投一开始就有政府背书,并不缺钱。

“中民投一成立,就有许多银行来问要不要资金,加起来授信额度近3000亿。”,董文标曾这样对媒体说到。

董文标

冲着中民投的光环,巨人集团史玉柱、泛海建设董事长卢志强,还有亿达集团董事长孙荫环、民生银行副行长赵品璋等大佬级人物,都纷纷入局。

有了底气,中民投的发展堪称火箭速度。做了一辈子银行的董文标,对于实业有着自己的抱负。截至2018年三季度,中民投总投资规模已超3000亿元,囊括新能源、医疗、地产、金融等等产业。

可还没等变强,中民投就已经在变大的路上,被远超过其融资能力的杠杆给拖垮了。

公开数据显示,中民投的总负债,从2014年的141.95亿元,激增到2018年三季度末的2327.92亿元。不到四年时间,总负债增长了十几倍。而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,其净资产只有781亿元。

庞杂的重资产投资一时难以变现,加重了中民投的现金流负担。这也是中民投债务危机的诱发因素之一。

《棱镜》报道,中民投2019年到期的有息债务高达900亿元。其中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信贷资金达600多亿元,另有债券等融资工具300多亿元。

“中民投实收资本只有400亿左右,三年多资产就膨胀到3000亿,主要靠的就是金融机构的负债。”一位前中民投员工曾对媒体表示。

曾在董文标口中有三千亿授信额度的银行,也开始对中民投避之不及。

2018年,处在离任关口的董文标,还曾去找前东家民生银行借50亿元。最终民生银行只借了30多亿元。

2019年初,已经卸任的董文标亲自去中信集团拜访,中信和正大也委托中金、高盛做了尽调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……

陷入违约泥潭

人走茶凉,随着董文标的卸任,中民投的豪华股东阵营也逐渐瓦解。

早在2017年1月,史玉柱就清空了他在中民投的股权。在大众看来,或许史玉柱从一开始,就没看好中民投的未来,才会选择早早退场。

除了史玉柱,泛海集团董事长卢志强、包商银行董事长李镇西等纷纷退出股东之列。

天眼查显示,成立之初,有59家股东和21名董高监的豪华股东阵营,如今只剩孙荫环等稀稀拉拉几个创始人在列,真是令人唏嘘……

来源:天眼查APP

2019年一整年,中民投几乎都在通过“清仓式”减持来艰难自救。

包括董家渡项目在内,中民投陆续抛售旗下项目,总价超170亿元。但对于中民投庞大的债务而言,这都是杯水车薪。中民投开始陷入违约泥潭。

截至2019年12月20日,中民投共涉入5起债券违约事件。

尽管每一次都很惊险,但中民投在2019年到期的债券最终都完成兑付,债市交易员们甚至调侃“如此顽强的偿债意愿,值得市场上每一个发债主体学习”。

2019年,中民投还发行了很多债券来“借新还旧”。可其中的“18中租二”,在11月份因为还有8.32亿元债无法兑付,而陷入舆论风波。

目前,中民投存续的债券规模为19.55亿元,并且都将在一年内到期。

不仅如此,2019年至今,中民投已经连续7次被列入被执行人,被执行总额超33亿元……

结语

董文标用了整整18年,缔造了民生银行。

当董文标在2014年执掌中民投时,业界都眼巴巴等着他“再造一个民生”。

可投资也讲究天时地利。2014年中民投成立的时候,不巧赶上了资本市场狂热的尾声,巴菲特的神话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书写。

而从战略上讲,中民投未涉及钢铁、矿产,而是集中布局在房地产、金融、光伏等。

遗憾的是,2015年后,随着供给侧改革推进的上游限产,铁矿石和煤炭等原材料价格反弹,钢铁业和矿业大幅盈利,中民投却擦肩而过,赶上了房地产融资收紧的下滑困境。

而在光伏领域,政策一直在变,国家也一度取消了补贴,在这一块中民投同样没做起来……

时移世易,伴随着巨轮深陷债务泥潭,董文标的梦,也跟随着中民投一起星光陨落。

    热点文章

    最新发布

    友情链接